米粥

看到那个屁股了没?我的。

【云亮】一朝失足,后生当受—02

前文链接    —01



会议不一而终,各人各执己见。


“我认为现在应当派人交涉,让敌国主动投降。敌国的高层几乎都处于神经紧绷的状态,只要我们施以压力……”


“我认为可以提出附属国的概念,从而以不流血的方式取得领土……”


“附议,敌国兵残将败,我国形式也不容乐观……”


赵云揉了揉额角,真是一个比一个怂,我方兵再怎么残也残不过对面那群老弱病残。


这时候,和他针锋相对已久的诸葛亮才显出可爱——至少他支持这场战争。


“好了。”赵云最后站起身,理了理衣领,胸前的战勋闪闪发光,“诸位的意见我会适当考虑,会议就到此结束了。”


诸葛亮缩在椅子上,目光紧紧贴在赵云的脸上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那眼神多么深情,只有逐梦之音知道,他在发呆。


从第一个人开口,诸葛亮就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笑出声,一群主和派和一个激进主战派讲:我们别打架了,就算我们厉害点,还是息事宁人吧,等敌方发育起来打我们吧。


忽的,赵云看向了他,诸葛亮眼珠提溜一转,装出视线刚好经过赵云的样子。


赵云走过来了。


他走到诸葛亮面前,手附在诸葛亮的爪子上:“私下一叙,嗯?”


尾音撩人,听上去就像约炮。


诸葛亮眨眨眼,抬头看赵云:剑眉星目,眉梢上挑,薄唇皓齿,俊美无比,浑身上下透露出一股“睡了不亏”的气息。


聪慧如逐梦之音,看这架势,她心里大概有底了——关于睡了诸葛亮的大侠是谁的问题。


逐梦之音向来不阻止诸葛亮出门浪,她是他工作助理,不是生活助理,但眼前这怎么都像羊入虎口、自投罗网、舍身饲魔,她忍不住小声说:“颜控是病,得治。”


只听诸葛亮说:“隔天吧,现在还挺疼的。”


逐梦之音已经不敢看赵云的表情了,她怕自己笑出声。


现在还很疼的诸葛亮此时和逐梦之音一起坐在车上,等待逐梦之音的兴师问罪。


“咋回事儿?”逐梦之音问。


诸葛亮挖了一勺冰激凌:“这事儿吧,说来话挺长的。”


……


“咋回事儿?”韩信忍不住问赵云,“身经百战”的韩将军一眼看出猫腻,向赵云提出疑问,十分好学。


“我把他给睡了。”赵云给军队下令先养精蓄锐,一边抽出精力回答韩信。


“我当然知道你把他给睡了,我他妈问你怎么睡到的!”韩信斜睨赵云一眼。

良久,赵云终于整完手头的事,他说:“这事说来话长。”


……


诸葛亮正值青年,不管哪方面精力都很旺盛,他又没有固定的床伴,其实是他不想有固定床伴,以他的话来说就是:我那么好,只跟一个人未免太可惜了。


于是,隔三差五进酒吧,好听点叫放松心情,直白点就是猎艳。


那天正好诸葛亮碰上赵云,隔着吧台,诸葛亮和赵云目光相交。


确认过眼神,是要一起睡觉的人。


诸葛亮主动出击,走向赵云。


赵云捏着一杯混合鸡尾酒——按他口味蒸馏酒比例偏大,递到诸葛亮面前

深知其中暗示的诸葛亮面带微笑,一口干,被辣的眼泪直流。


然后就进了房。


这里赵云呵笑一声:“力气没我大还妄图压我就他一个了。”


韩信问:“酒吧社会人千千万,你怎么一眼看上了指挥官。”


“还能有什么,腰软腿长屁股翘,长得好看还自己送上门。”赵云想都没想,在韩信惊悚的目光下,说出内心的真实想法。


逐梦之音问:“酒吧小受千千万,你怎么挑到赵云的?”


“脸好身材好,胸大颜好,而且品味棒呆了。”诸葛亮说。


“你怎么看出他品味好?”


“因为他看上我了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————02—END————


评论(9)

热度(160)

©米粥 | Powered by LOFTER